毒APP提出“鞋穿不炒”,呼吁行業自律給炒鞋降溫

毒APP提出“鞋穿不炒”,呼吁行業自律給炒鞋降溫

一種由品牌方、代理商、用戶共同推高的“炒鞋現象”,正隨著從業者“鞋穿不炒”理性意識的回歸慢慢降溫。

出品/新摘商業評論

撰文/圍笑

“70后炒股,80后炒房,90后炒幣,00后炒鞋”網絡上有關炒鞋的段子層出不窮,“大學生炒鞋年入50萬”的傳奇故事更刺激著心智本就不甚成熟的年輕人。

其實球鞋文化的歷史由來已久,早在1917年匡威發布全球第一雙籃球鞋Converse All Star 之后,球鞋文化就已經流行開來。十年前美國饒舌歌手“坎爺”參與設計的Nike Air Yeezy 1 三種配色在4月至6月間陸續發售,再度宣告了潮鞋時代的到來。

潮鞋成為了年輕人追逐潮流文化的載體在圈中盛行,不過最近隨著炒鞋暴富言論的風靡,原本為潮流而生的潮鞋文化有些變了味。

“球鞋是用來穿的,不是用來炒的”作為全球首家公開對炒鞋現象表態的球鞋交易平臺,毒APP “鞋穿不炒”的價值觀呼吁旨在抑制炒鞋,治理潮流消費環境,優化平臺的用戶體驗,回歸初心。

“鞋穿不炒”背后,是一次提倡理性的行業自律。

一、「被物化」的潮流經濟

求新,求變,求獨特,熱衷潮流文化并愿意為此付費的多為年輕人,被統稱為“Z世代“。年輕消費者熱衷追新,持續關注新配色款售賣,沖動消費屬性強等是外界給他們打上的標簽。

可是有一些運動品牌商卻抓住這群年輕人的消費特點和消費心理,將其不斷放大,通過與大牌明星合作,頻頻制造營銷噱頭,或者用限量、抽檢發售等方式刺激年輕人為潮鞋買單,人為破壞正常交易。

一端是品牌商的限量發售控制供給,一端是消費者需求旺盛求而不得,這種供需的不平衡使得部分鞋款作為閑置物品在市場流通中存在著溢價空間,“炒鞋“由此而生。

目前炒鞋者分為兩類,一類是通過官方渠道搶鞋并在市場售賣賺利差的散戶,另一類則是通過大量掃貨、提拉價格等方式左右市場價格的莊家。

在莊家眼中,炒鞋的核心就是要加劇供需的不平衡,這樣球鞋才能有更高的溢價。

聯名限量款球鞋是典型的粉絲向產品,由于其稀缺和它的收藏屬性而產生溢價空間本無可厚非,可是當利用年輕人追逐潮流的心理,把本用來穿的球鞋視作可以套利的“資產”,行業就開始變得失序。

一個變化是,本為潮鞋交易平臺的一些APP也在不知不覺間成為助推炒鞋之風的幕后推手,國外Stock X,以股票交易所的形式,通過24小時交易額創立了Jordan指數、Nike指數和Adidas指數,利用球鞋市場的波動牽動炒鞋者的神經。

在斗牛上,能夠清楚的看到一雙鞋的價格變化軌跡,漲跌幅與K線一樣起伏,看起來十分專業。

被稱為“潮流社區+交易平臺”的nice甚至直接把球鞋定義為理財產品,登錄球鞋交易平臺nice,隨處可見“沖沖沖”的字樣,私下還有人專門建立了“沖沖社群”,像分析股票市場一樣分析球鞋價格的漲跌。

(左為斗牛APP頁面截圖,右為Nice APP頁面截圖)

「沖沖沖」出自一位球鞋博主的名言:不要問!就是沖!沖就是漲!這種炒鞋的狂熱與幣圈炒幣人“追漲殺跌”的心態如出一轍。

(nice 平臺上某重磅聯名球鞋所謂 K 線圖)

巨大的套利空間令人瘋狂,承載著潮流與個性化表達的球鞋變成了可以買賣的“資產”。但炒鞋真的能賺到那么多錢么?湖南大學經濟與貿易學院副教授肖皓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炒鞋只是通過交易過程創造了價值,但并沒有產生出實際的價值,通過炒鞋賺錢,永遠只能是少數。

散戶與莊家掌握的信息不對稱,很多東西散戶根本看不到,只有少部分操盤的資本能從中獲利,泡沫終會破滅。

二、誰是“最后一個傻瓜”

經濟學中有一個股市用語,指在股票價格最高點買進的人,這時他的投資完全沒有獲得利潤的可能,被稱為“最后一個傻瓜”。

炒鞋是典型的賣方市場,處于行業鏈最底端,沒有大額資本和多余信息的消費者只有被收割,淪為“最后一個傻瓜”的下場。

更重要的是,炒鞋不僅會擾亂行業秩序,也會滋生很多亂象,假鞋泛濫就是其中之一。

一位在北京西單經營多年的鞋店老板田野就遇到過好幾次收到假鞋的情況,無奈對方死不承認,田野也無可奈何。“我曾遇到過一個上家通過將假鞋運送到國外再寄回國內的方式牟利,一旦不慎賣出假鞋,就很難再繼續做下去。”

傷害了行業中本分做買賣的小商戶,還會損害真正愛鞋的消費者。“現在球鞋市場越來越不健康,市場有些畸形,炒鞋的太多,很多人已經失去了買鞋的初心,鞋已經成為了謀利的工具。“一位名為劉麗琪的白領在接受《工人日報》采訪時說道。

資本、品牌商、莊家、炒鞋者等參與方通過壟斷大量球鞋資源操縱市場價格走向進行套利,讓大量球鞋流入了混亂無序的“二級市場”,許多真正熱愛相關品牌的鐵桿粉絲買不到心愛的球鞋,或者付出了高昂的代價卻買到了假球鞋,不僅損害了品牌的形象和美譽度,也會讓品牌方流失掉核心用戶。

如果把炒鞋類比為炒股,那么為此買單的消費者就是最后一個接盤人。不過鞋子與其他產品最大的不同在于,它是一種消耗品而非保值品,不會因為時間的推移而升值。

就如金融領域分析師分析的那樣,如果你的投資組合里面全是鞋,那么它們所承受的風險是類似的。“因為炒鞋依托于品牌的饑餓營銷存在,一旦品牌倒閉,炒鞋市場瞬間崩塌。”

企業和莊家過度貪戀饑餓營銷制造的“虛假繁榮”,最終卻讓毫不知情的消費者買單,這種“竭澤而漁”的行為無異于在透支行業的未來。

三、毒APP的理性與行動

行業需要降溫,泡沫之后的理性和落地提上日程。

作為第三方潮流消費平臺,毒APP在近日發布了“鞋穿不炒”倡議書,呼吁國內外同業努力優化潮流消費者的購物體驗。

一方面,真品球鞋一鞋難求并且價格高昂,同時又有大量假鞋與仿制鞋進入市場,正品保障逐漸成為潮鞋電商平臺消費者的核心訴求,系統性鑒定環節也隨之引入。目前,毒APP已與“國”字頭單位中檢集團奢侈品鑒定中心達成戰略合作,將致力于提升球鞋鑒定的標準化與規范化,進一步消除消費者的后顧之憂。

以球鞋潮服鑒別為核心業務,為用戶購買的商品做鑒別查驗,為消費者提供正品保障,毒APP搭建了一個“社區互動+交易撮合+鑒別服務”一體化的消費平臺,升級用戶權益保障。

在平臺規則方面,8月7日,毒APP交易新規上線。對于超時未發貨、虛假發貨以及貨不對版等問題,毒APP將直接扣除賣家保證金,并關閉訂單,到付退還平臺收到的賣家貨品。同時根據階梯加絕對值的方式,大幅提高保證金比例,提高賣家惡意違約成本。

因賣家個人原因取消訂單/未在規定時間內發貨的,平臺會全額退還買家所支付的貨款并根據實際情況進行賠付。為了更好的保障消費者權益,同時,毒APP買家可獲得的賠付標準也大幅提高,由原來的階梯加絕對值方式變更為比例賠付,同時還可以“假一賠三”。

此前,毒APP對外溝通主管昭陽也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我們反對炒鞋,毒App致力于提供潮流消費場景。我們認為體驗潮流文化是當代互聯網年輕用戶對美好生活向往的方式。

毒App正在通過升級優化平臺治理措施,完善平臺賠付機制等杜絕炒鞋行為,保障買賣雙方權益。我們也呼吁國內外同行業一起努力優化潮流消費者的購物體驗。”

毒APP“鞋穿不炒”的理念也得到了人民日報及新華每日電訊的肯定,這意味著“杜絕炒鞋”從宏觀層面得到了支持。呼吁用戶理性消費,尊重球鞋文化,遠離炒賣行為,讓行業回歸理性,加強行業自律,是身為行業領頭羊的毒APP想要向外界傳遞的信號。

毒APP“鞋穿不炒”的倡議背后實則是一場深刻的行業自律行動,只有真正愛鞋的鐵粉沉淀下來,行業才能健康發展,也只有回歸到潮流文化的初心,打造良性的產業生態鏈,潮流經濟才有可能進一步繁榮。

?

原創文章,作者:產業家,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qgzcoo.live/?p=3114

臼小爼白小:肖一码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