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業互聯網趨勢的九大關鍵詞|2019年終盤點

1.jpeg

?

小時候在學自然科學的時候,老師曾教導我們,“人就像是一片綠葉,每個人的紋理和脈絡不盡相同,都是這個世界上獨一無二的。”

到了后來上小學時,語文老師開始教導我們背誦古詩,“勸君莫惜金縷衣,勸君惜取少年時。”

如果把這兩者串聯起來看,會發現其頗有哲理性。一側是人的要素,另一側則是時間的要素,兩者糅合之下,便構成了決定這時代變化的本質——什么人、什么時機。

撰文|皮爺

出品|產業家

產業,一個本身就存在于中國千年工業文明中的詞,成為了2019年的主旋律。

在這一年里,它出現在所有你目之所及的地方。文娛、工業、傳媒、廣告、煤礦、醫療、物流……相比于移動互聯網的天雷地火,產業互聯網更像一個潤物無聲的細雨,動作緩慢但卻擲地有聲。

你更可以理解為這是原原本本的基因論。當主體從一個個可計量的C端轉向復合機制的B端時,企業內部成千上萬的基因將會被打亂重組,其固有的模式也將不再適配新的經濟引擎。

有人定義自己為互聯網拓荒者,有人認為自己是產業原住民。對前者而言,斷臂求生是熬過寒冬為數不多的法門;于后者來說,被顛覆的危機已經成了高懸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你能看到的是騰訊、阿里、京東、華為、中國平安等企業的“窮則變”,但在你沒看的一角,找鋼網、金銀島、商湯、匯桔網、馬可波羅等企業正在伸展羽翼,已成龐然大物。

如今的中關村和華強北早已不是當年幾百米外高速公路的信息高地,而當下的互聯網也早已經不僅僅是往日的移動互聯。

經濟學中有一個荷塘理論,是說在漫長的冬天,你很難看出池塘的變化,但當池塘柳樹抽出新芽的那一刻,結果便早已成定局。

在抬眼就能看到2020年的如今,產業家特此結合過去12個月內發生的大事件,來盤點出我們眼中最值得關注的10個產業互聯網趨勢,望能搏君一讀,若能有絲絲贊同,實屬榮幸。

一、產業城市化,城市智能化

一個很明顯的事實是,你很難看到哪一個綜合性的巨頭不做智慧城市。

騰訊、阿里、京東、華為、360、平安……基本上你耳熟能詳的巨頭都能在這個練兵場找到對應的坑位。

據中商產業研究院發布的《2019-2024年中國智慧城市建設發展前景與投資分析報告》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智慧城市市場規模將達7.9萬億元,到2022年市場規模將達25萬億元。到目前為止,總計約500多個城市已提出智慧城市發展計劃或在建智慧城市,整個智慧城市產業鏈都會是投資熱點。

而且據統計,僅到2018年,就已有290個城市入選國家智慧城市試點,并有超過300個城市分別與BAT、華為以及三大運營商等優秀的數字經濟和智慧城市運營服務企業簽署了戰略合作框架協議。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智慧城市更多的像一張綜合答題卷,在這張答題卷上入場玩家需要面對綜合能力的考驗,而真正做好這方面的建設,更是企業綜合能力對外部的一個集中展示。同時,智慧城市作為未來生活的主要載體,其在某種程度上更代表著對未來人們心智的一個搶跑占位。

另一個角度,在如今的資本寒冬下,TO G業務在企業內部開始扮演愈發重要的角色,相較于B端冗長的市場教育程度和超長反射弧,G端的對時代的適應能力要更快,理念也要更為先進。

資料來源:前瞻產業研究院

成都的游戲產業、北京的科技屬性、貴陽的醫療符號、上海的金融桂冠、廈門的新經濟特征……可以看成產業城市化,更可以理解為城市產業化。

這將是一個巨大的、擁有漫長周期的藍海市場,誰能在這個市場上占據優勢,就可以看作誰先拿下了通向未來的第一張門票。

就當下各家的實力來看,這并不是一個贏家通吃的市場,術業有專攻更為恰當。

二、技術中臺內核

技術,成了2019年里大家聽到最多的幾個詞之一。

不論是阿里、騰訊、京東、網易,還是專注某個賽道的企業,技術是今年各家開始向外大力輸出的價值觀。

不同于TO C,B端市場的整個周期長,回報低。用資本市場的話來說就是,“產業互聯網”里的都是慢生意,企業短時間內的投入很難立竿見影。

從產品端很難用數據來作展示,那么技術端變成了可以集中展現的最佳窗口。基于此的另一個由頭也是在如今產品形態千篇一律的當下,底層邏輯的不同也恰恰體現出了企業的價值觀和未來方向。

一方面,企業需要好的對外展示的故事;另一方面,企業也需要真實的對外發聲。兩者綜合之下,技術便成了最佳代言人。

自內而外的驅動,更有自外向內的緊迫。各種層出不窮的技術出現,更代表著人們愈發豐滿的需求和愈加個性化的選擇。技術不達標,企業終究只能成為一個淺層建筑、風口上的企業。

不信你看社區團購,共享經濟,早前的區塊鏈……無一例外,沒有技術的壁壘,外部任何一點風吹草動都足以致命。

很多人說,凡是過往皆為序章;但相較而言,以技術為衡量尺度才更接近事情的本質。

三、產業+互聯網,not互聯網+產業

這個理論再次被證實。

產業互聯網本質是產業+互聯網,其核心仍然是產業,互聯網是工具,用工具對主體進行整體重塑和完善是最主要的核心要義。

來看一組不完全的統計數據,截至目前,廣告行業總規模超過9000億,教育行業今年有望突破3500億,社會消費品進2018年上半年就已達到18萬億的規模,房地產僅上半年投資總額達到12萬億,家電市場4000億,空調市場突破2000億……

?2016年的各行業規模一覽(數據來源:網絡)

主角顯而易見。

說到底,這件事能夠進行下去的本質仍然是浸淫在產業內多年的企業。你可以看到騰訊、京東、阿里的各種數字化解決方案,但前提是它們已經對部分或幾個產業具備足夠深刻的了解,其相應的解決方案經過駐場的打磨和驗證。

如看零售,你必然繞不開沃爾瑪、大潤發等超級商超;看工業制造,更必然需要到一個個真實的工廠去了解、觸達來;進軍醫療,企業更需要聯系上下游資源,包括醫院、專家以及消費者,才能做到面面俱到,最終導出的解決方案也不至于會班門弄斧。

產業互聯網時代,那種單純將互聯網巨頭當作主要玩家的認知是不準確的,更為客觀的說,這些崛起于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巨頭,更像是“教父”,他深諳互聯網的力量,但仍然需要“照本宣科”,按照傳統產業的路子進行打磨、驗證,然后得出一個完整且正確的方法路,進而鏈接頭部和尾部。

在這里,一個比較恰當的說法是,互聯網企業縮短了產業和互聯網的關系,縮短了時間和空間對于企業的影響,它們更像一個作用于全體的定制化buff,能夠給予不同企業以不同的幫助,縮小中間的空白。

它們也是初學者,只不過學習的速度要異于常人。

四、企服賽道成“香餑餑”

SaaS開始成為一個誰都不能忽略的賽道。

參與的本質意義在于這個賽道可以理解為在B端的服務中更為直接的TO B環節,服務商可以更為直接地接觸到企業,進行一對一的服務。

從SaaS產業市場角度分析,中國SaaS產業規模34億美金,相比美國550億左右美金市場規模還有較大的發展空間。

(制圖:產業家 ?數據來源:鯨準)

趨勢體現在各家的布局上。從阿里的“不做saas”,到騰訊的saas加速器,不難看出,各家對于saas服務商的生態建設都在如火如荼的開展。

Saas本身是基于行業的不同屬性對客戶提供更為系統化、智能化、數據化的服務,對于巨頭而言,根本不可能對每個細分行業一個個去啃,更多的是開放自身的laas能力,通過底層及計算能力的輸出以及技術框架的提供來輔助saas供應商進行產業的基本框架搭建,再經由產品運營者本身對于自身行業賽道的理解進行特殊的產品定義和包裝,進行個性化的服務體系搭建。

如老牌餐飲saas企業客如云,零售方向的有贊等都在進行這方面的布局。甚至可以理解為,saas更可以看成是巨頭們布局B端的抓手。通過開源的模式進行賦能,進而通過不同的觸角進行各行各業的觸達,搭建自身的to b 體系。

相對而言,這個行業目前的門檻不高。但真正好的產品一定是對某個行業有豐富理解的產業人搭建而成的,所以不難推測,接下來的一年時間里saas產品在解決可付費問題的同時,也一定會有一波大的同質化浪潮出現,畢竟從數據的層面來看,現在整個市場的開發率不足5%,而美國的企服市場開發率已達60%以上。

相信待良幣驅逐劣幣后,明年在國內的這個行業也終究能像美國一樣跑出幾家不錯的獨角獸。

五、云計算“寸土必爭”

云計算的競爭著實突出了一個先發優勢。

從目前的市場份額來看,阿里云明顯居于首位,騰訊云的增速最快,其次是金山云、華為云、百度云、京東云等各大巨頭。

巨頭入場對應的是巨量級市場。據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詢)數據顯示,2015年中國云計算產業規模已達1500億元,2019年中國云計算產業規模將達到4300億元。而且目前中國云計算市場規模與全球市場存在差距,同樣正處于高速增長階段。

今年一個明顯的特征是,大家對于云計算的認知愈發清晰,即從之前的單純的數據集成能力到現在“水電”的基礎設施角色,各家的微妙態度正在發生變化。

(制圖:產業家 ?數據來源:網絡)

拋開最先起步的阿里云不談,騰訊云開始正式成為騰訊的發展核心之一,金山云雖然發展逐漸放緩,但其市場份額仍然穩居前列,京東云最近剛成立新的云與計算事業部,治國用重典;華為云更是不斷拿下政府大單,百度云的一張張數據成績單也在不斷向外界展示著技術百度的戰略。

和最開始的阿里云一家獨大,各家根本無從入場的局面不同。今年各家都有了迎戰之力,盡管不能正面對抗,但劍走偏鋒也同樣活得很好。

這其中自然會涉及到一個本質的邏輯,即用戶一旦選擇了某家云計算供應商,很難再進行更換,因為時間越長,產生的數據越多,導致用戶的遷移成本就越大,所以就現階段而言,很明顯的一個特征是各家都在爭前恐后的搶奪客戶,力爭成為客戶的首選。

但在這樣的情況下,一個不良的價格戰現象就正在產生,我們預測在接下來的一年里這種趨勢會愈發嚴重,不過優質企業仍然看中的是云計算供應商的核心能力,能受價格戰影響的企業格局也定然不會大。

且戰且進,云計算賽道拼的是一個未來。

六、AI進入第二輪產業周期

單純用降溫來形容AI行業有些以偏概全,但這個行業確實在發生著一些微妙的變化。

據搜狐科技、天眼查共同發布的《2019中國AI創新報告》顯示,今年全國人工智能企業總數達到近82萬家,但約84%的企業成立時間小于或等于5年,并未建立起足夠的壁壘。

事實情況是,和2018年相比,在AI方面的融資數已經大幅減少,但與之對應的場景落地卻在逐步增加。

在去年,AI視覺四小龍成為資本市場的座上賓,一時風光無兩,巨頭也同時在不斷拉攏,布局。從視覺到聽覺,從基本的技術研究到最底層的場景搭建,各家對于AI的重視有增無減。

客觀來看,AI落地一定會成為現實,但就當下而言,技術從實驗室到真正線下場景的落地并非是短時間內可以實現的,更可以理解為,如今正處于AI技術的量變時期。

(制圖:產業家 ?數據來源:網絡)

如今,AI公司開始不再成為一個新名詞,但真正開始以此為核心業務的公司數量卻在大大減少,真正有技術、有實力的企業開始嶄露頭角。潮水退去,腳踏實地的人開始正式登上舞臺。

可以理解為,AI的第一個產業周期已然結束,即概念鼓吹、追風趕口的企業正在被逐漸驅逐,進入到比拼技術內核的第二個產業周期。

相較于技術投入,盈利反倒成了這個行業不怎么關鍵的問題。但一個足夠清晰的商業模式卻是重中之重,這是給市場和投資人的雙重交代。

隨著科創板的推出,更多的可能性正在出現,不論虧損還是盈利,這個賽道擁有了更大的一個活水出口。

在接下來的一年,相比于技術,場景、資源、站隊的把控和選擇或將成為更為核心的競爭指標。 

七、小而美,大而泛

大軍之下怎么才能存活?有不少公司的答案是將全部力量凝成一個針尖,加大縱深刻度。

事實情況是,盡管在2019年我們看到各家巨頭都在毫無邊界可言地擴充自己的疆土,目之所急盡皆巨頭身影,但仍然有一些公司活得不錯。

大,意味著廣而泛;小,更可以意味著專而精。

以云計算為例,阿里云、騰訊云、金山云、華為云等一系列頭部的云計算平臺在向各個行業伸出爪牙,但仍然有不少小云計算平臺活得很滋潤,比如一些做了許多年有專門的客戶群體的公司,青云、七牛云、Ucloud等這些小的云計算公司,我們單純地拋開這些公司是否站隊的問題,如果你去深入了解這家公司,你會很自然地發現這些云計算公司都有著一群極為固定的企業客戶,而且在提供著和大公司截然不同的云服務。

對此,更可以理解為,在云計算發展過程中,會有兩條線并駕齊驅:一個是大公司的全面布局,包含集成、開源等各種數據服務;另一個就是小公司的縱深加碼,它們另辟蹊徑,不會和大公司硬碰硬,更多的會選擇自己擅長的領域進行深耕。

從某種角度來說,這樣的做法需要有前期的積累,依托于有質量保證的客戶群才能保證公司的穩健發展。

反而是中間的群體最為艱難。它們既沒辦法像大公司那樣打價格戰,又沒辦法像資深一些的公司進行業務的垂直加碼,除非做出改變,否則在接下來的2020年它們必將面臨著存亡的問題。

總結下來就是:小而美的公司活得很好,大而范的公司快馬加鞭,中間群體舉步維艱。

八、“觀望型”投資,TO B成資本集中地

投錢難,找錢更難。這是過去一年里很多投資機構面臨的現狀。

事情可分為兩條主線。

對大的投資機構而言,找錢募資自然沒有門檻,但這并不意味著它們會集中出手,如果縱覽過去一年的所有投資數據,你會發現今年的整體投資額和去年并無多大波動,甚至越大的投資機構它的投資標的就會相對而言越少。從社區團購到區塊鏈,你很難再看到一家資本會All in 某個賽道。

在如今的資本寒冬下,更多的投資是基于價值的長線投資,看人看模式,而非跟風口。

對小的投資機構而言,生存難就成了一個很明顯的問題。相較于大型、知名的投資機構,它們并沒有足夠優秀的業績來滿足資金方的要求,所以你能普遍看到很多小型投資機構直接倒閉,或者用很少的錢來博一個相對而言大的收益,但這些都是冒險之舉。

最后一個就是騰訊、阿里,從某種程度來看,騰訊阿里的投資其實和投行還是有本質區別的,就是除了基本的投資盡調之外,它們更多的是基于業務層面的拉攏和占位,小股權占比或者大股權收購,兩家雖然風格不同,但最終的目的是相通的,生態版圖的構建在這種時期的速度會大大加快,所以相比于投行,你能看到在過去一年里,騰訊、阿里的投資并沒有減少,反而在逐步增加。

其中,對所有的今年的投資來說,TO B都是一個主旋律。在熱錢沒辦法快速變現的當下,長線TO B投資開始成為資本市場的香餑餑。

九、巨頭陣痛期

客觀來看,巨頭都迎來了“陣痛”期。

陣痛期并不是指的業務腰斬或者斷崖式下跌,而是相對于之前的漲勢,如今的巨頭主營業務模式正在進入錐形頂部,C端的可用資源越來越少。

這就要求巨頭們不斷更新自身的定位。舉例來說,2019年下半年最火的一個詞是“下沉市場”,你能看到阿里的聚劃算、京東的京喜、下沉的蘇寧,以及之前的固有的下沉市場霸主拼多多等一系列在血沉市場混的風生水起的企業。

(制圖:產業家 ?數據來源:網絡)

從某種程度來看,巨頭對于一二線人群的消費能力已經趨于飽和。一方面需要C端市場的不斷引入,另一方面則是需要進行B端市場的拓展,這也是騰訊、京東不斷進行B端轉型的原因之一。

但從長遠來看,巨頭TO B業務很難在短時間內拿到應有的利潤和回報,就當下而言,其更多的角色則是單純的布局、鏈接的作用,TO B的回報周期要遠遠大于C端的回報周期。

所以,即使2019年堪稱是產業互聯網元年,但這僅僅可以看成是TO B業務的第一個階段的萌芽期,相較而言,在接下來的幾年,才算是巨頭們于B端市場的真正的洗牌期。

但對于當下的業務陣痛,接下來的一年企業更需要找到更多的提供新生力量的業務模型,否則在財報上的數字或者對投資人的數據不會太好看。

有人說,歷史上逢9會有衰落,逢0會有觸底,逢1開始回暖,逢2正式升溫。寒冬之下,更能考驗一個企業的堅持和操守,而在這種大環境下能夠跑出來的企業,也必定是真正腳踏實地的好企業。

道阻且艱,且歌且行。

原創文章,作者:產業家,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qgzcoo.live/?p=4652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臼小爼白小:肖一码期期准